《青春舞曲》、《一杯美酒》的旋律特色是什么

  改编后的这首歌,具有“鱼咬尾”的特点,六句歌词中有三句的前面八个字都是同一旋律:“太阳下山明早依旧”、“花儿谢了明年还是”、“我的青春小鸟一样”;第一句与第四句旋律完全相同,第二句除前部分相同外,只有尾部不同。由于第一、二、四句都具有重复内容,则凸显出第三句的重要:“美丽小鸟飞去无踪影”,听众马上就能从旋律上感觉出这句是重点。

  这种曲调的编排与中国古典诗歌的写作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格律诗歌中,绝句的押韵有两种固定格式,一种是诗中所有的双句都要押韵,第二种是第一、二、四句的最后一个字要押韵。也就是说,第一句可以押韵也可以不押韵,但第三句无论如何都不能押韵。这是古人对汉语进行了精妙研究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。只有按照这种规律写作的语言,才能显得平仄起伏,琅琅上口。否则,总是不怎么对味。

  王洛宾一方面深谙古典诗词的平仄规律,另一方面又受到“五·四”的影响,在把歌词和曲调结合的过程中,特别强调保持语言的线条。王洛宾非常赞赏一些音乐前辈,譬如肖友梅、赵元任、李叔同等,感觉这些音乐教育家同时都是中国的语言学家,因为他们不论写曲还是填词,都保持了民族语言的美,不丝毫损伤它的音韵。

  这首《青春舞曲》采用“鱼咬尾”的创作手法,使一、二、四句在格律上基本相似,而一、四句完全相同,第三句的格律完全不同,使这首歌有一种别致的韵味:看似简单之极,但却琅琅上口,欢快明亮。一年之后,王洛宾创作了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,就是采用了“鱼咬尾”的创作手法。可见,《青春舞曲》对于王洛宾后来的创作有深刻影响。

  有人认为在一首歌中反复重复一句歌词没有意义。殊不知,这也是民歌的一大特点。因为重复是民歌创作口头性这一特征的具体表现。《青春舞曲》中反复重复“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”,这种重复非但不让人感觉到多余,反而让歌曲在音韵上更加流畅圆转,表达上更加通俗明白、易唱易记、别有趣味。 在民歌中,往往看不到文人学者那种华丽的辞藻,而大多采用形象生动、朴素浅近,富有动作感、音乐感、色彩感的词汇来表达主旨,这也正是靠口口相传才得以流传的民歌的特点。